我们的网站是专业的
我想要个龙凤胎,做试管的话可以吗?要做第几代试

来源:http://www.zzxhdn.cn  日期:2019-04-25

  4月11日,是第23个“世界帕金森病日”。帕金森病的成因如何,手抖就一定是此病的症状吗?该如何护理与治疗?

  4月10日,记者专程采访了一位有着近30年帕金森病史的长者陈沂。听说,不久前,他刚写下6000字的长文——《我和帕金森病这30年》。说实话,见到陈老本人时记者还是颇为意外的,老人思维敏捷,手不抖,走路也挺快,与普通人唯一的区别是,陈老先生上身较僵硬,面部表情也稍显呆板。

  “我其实很愿意与大家分享自己的经历。”陈沂说,相比多数帕金森病患者,他觉得自己称得上幸运了。如今,74岁的他仍然能站能走,生活基本上能够自理,甚至还能从事一些基础的家务活。写字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虽然日渐衰退,但思考能力尚存。

  陈沂说,之所以愿意把自己在近30年来个人抗衡帕金森顽疾的经验和感受整理成文,现在拿出来分享,主要是想通过文字给有同样经历的帕金森病患者做个参考,同时也想请专家指点一下,让更多人树立克服恐惧、战胜病魔的信心。

  (一)

  上世纪80年代末

  学生说我的板书越写越小了 我才知道自己得了“帕金森病”

  我生于1945年,上世纪80年代末期,在浙江大学任教期间,有学生指出我的板书写字太小,看不清。如果从那时算起的话,至今,我患帕金森病应已近30年了。

  现在,我当然知道是帕金森病使我写出的字体越来越小,但当时,谁能知道这与名叫“帕金森”的疾病有关系?以后,我在一位医生朋友的提醒下才逐渐意识到,原来帕金森病是一种属大脑和神经系统方面的疾病,会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一旦得病,便不可逆转,若不予以控制,后期对患者与家人的生活,将造成严重的干扰和伤害。

  以我个人而言,我的“抗帕第一期”,约有20年时间。期间,我全靠服药来抗衡我的症状。我在得悉确诊帕金森病后,曾在当地医院开出美多巴、息宁、柯丹、溴隐亭、金刚烷等充足的药物,药目繁多,剂量不一。但可以肯定的是,期间,我的症状进展并不严重。这应该与我大量服用口服药物有关,使我在相对较长的“第一期”里平静地度过了尚有一定质量的生活。

  由于帕金森病状初期表现都较轻微,患者自己未必意识到自己患上了帕金森病。经医生朋友指导,我还学会了一套确诊帕金森病的“自检法”。

  根据帕金森病患者对这类口服药具有“立竿见影”的敏感性,正好用来确诊帕金森病患者。方法如下:先让测试者口服一粒美多巴,比如,50毫克/片,约1至2小时后症状消失或减轻了,则可初步定为帕金森病患者。继续观察,4至6小时后,若“症状”又开始逐渐恢复起来,则十之八九为帕金森病患者。此处所举的测试数据,只供参考,具体的观察、测定和操作时段长短,将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药而异进行。

  【专家解读】

  写东西越来越小也是前兆吗,帕金森的非运动症状有哪些?

  牛焕江(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功能组副组长、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神经外科副主我想要个龙凤胎,做试管的话可以吗?要做第几代试任医师):

  帕金森病人出现写字变慢变小,称为“小写征”,是帕金森病患者手部和手臂肌肉强直的表现。若已经有明显的症状就不能认为是前兆了,是运动障碍的表现之一。当然,诊断帕金森病目前的核心临床表现还是运动迟缓,表现为动作慢、随意运动减少,尤其是开始动作的时候。非运动症状多表现为情绪低落、焦虑、睡眠障碍、认知障碍、疲劳感、便秘等。

  从专业医生角度如何看待陈沂的“自检法”?

  彭国平(浙江省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委员兼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浙大一院内科专家):

  病友所述的实际上就是对个体左旋多巴的反应性,这也是帕金森病诊断标准中很重要的一条支持诊断标准。在临床上这种方法也被称为诊断性治疗。

  不过,不建议使用这样的自检,因为帕金森病表现多样,自检的盲目性很高,美多巴也并非只对原发性帕金森病有效,当发现有震颤、僵直等表现时,建议到帕金森病专科医生处就诊。

  (二)

  2010年7月

  装上DBS可以走路了 有种涅槃重生的感觉

  我是2010年7月,生平第一次安装 DBS(脑起搏器)。之前,虽口服药量增多,但外出跌跤次数仍不断增加。直到有一回,我在外连跌几跤,把左肩关节跌成脱臼,我意识到了需要装DBS。经在上海某医院住院精心测试,准确定位电极后,又观察了一天,结果还是比较理想,这才开始动手术安装DBS。手术成功。之后,医生建议我试着把手术前的口服药数量减掉一半以上。我真这么减了,结果发现,我的行动利索多了,我外出跌跤次数明显减少了。可见我的症状是得到控制了。

  2014年5月,我的“抗帕第二期”经过3年零10个月,因安装的脑起搏器电池即将耗尽,我又第二次入院做了将DBS取旧换新的手术。当时,全球只有一家外国公司能生产DBS。这时,我从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神经内科了解到,国内进口了我想要个龙凤胎,做试管的话可以吗?要做第几代试一款欧洲的“抗帕”新药“妙乐柏”(国内名称“森福罗”)。此后,我一直服用从医院开出的这“一老一新”两款药(老药,美多巴250毫克/片。新药,妙乐柏0.75毫克/片。)并且将其他药全部停掉。在相对平静的、装有DBS的日子里,我度过了这段难得的时光……

  在常人看来,从“第一期”上升到“第二期”,不就是安装了一只DBS吗?但对一个帕金森病患者来说,这几乎是枯木逢春般的转折和重生。只有在“第一期”里,曾深受帕金森病“症状”折磨过的患者,才能切身体会到这只小巧精致的DBS,对于还巴望像正常人那样活下去的生命是多么重要!

  安装DBS手术的情形是这样的。一切检查和准备工作完毕后,上午动手术,把DBS植入体内,下午从全麻中苏醒过来,浑身便感到手脚突然轻松起来,惊喜地发现自己可以起身下床了,可以下地走路。虽然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但我仍感到喜出望外。至今,我换过3次DBS,每一次我都尝到了那种难得一遇的惊喜交加、喜极而泣的感觉。

  【专家解读】

  哪些人适合做DBS手术?

  彭国平:选择合适的患者是DBS手术成功前提。2012年,由中国帕金森病脑深部电刺激疗法专家组制定并发布了《中国帕金森病脑深部电刺激疗法专家共识》,有详细的帕金森病患者植入DBS的入排标准。

  一般来说,符合英国帕金森病协会脑库原发性帕金森病或中国原发性帕金森病诊断标准。遗传性或各种基因型帕金森病,对复发左旋多巴反应良好的。病程5年以上,确诊的原发性帕金森病患者,以震颤为主,经规范药物治疗震颤改善不理想,且震颤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如患者强烈要求尽早手术以改善症状,经评估后可放宽至病程已满3年以上。

  年龄上,最好不超过75岁。老年患者进行受益和风险的个体化评估后可放宽至80岁左右,以严重震颤为主的老年患者可适当放宽年龄限制。对复方左旋多巴曾有良好疗效,已经进行了最佳药物治疗,我想要个龙凤胎,做试管的话可以吗?要做第几代试目前不能满意控制症状,疗效明显下降或出现严重的运动波动或异动症,影响生活质量或药物难治性震颤,或对药物不能耐受。

  药物“蜜月期”一般有多久?

  牛焕江:早期患者可以通过服用抗帕金森药物获得较好的控制症状,左旋多巴复方制剂的有效期一般为4至6年,此阶段被称为“蜜月期”,之后药效就会逐渐减退,并出现药物的远期并发症,如剂末现象、开关现象及异动症等。通过药物的调整,部分患者仍能维持较好的日常生活能力。

  这时候,可以通过在患者脑内特定的神经核团植入电极来缓解帕金森病症状,但不是所有的帕金森病人都可以手术,在术前应进行严格的评估,如进行美多巴冲击试验等,确保手术疗效。

  2014年第3次更换DBS电池

  每当电池用尽,整个人就突然僵硬,是最恐惧的时候

  2017年8月,我进入“第二期”已经7年了,一直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我最害怕的就是DBS电池的电源突然耗尽,这对于像我这样已装了DBS的患者来说是极其痛苦和无助的。因为,整个人就像突然被“冻住”一样。这种由于DBS从正常工作状态,突然进入停机状态的突变,使患者犹如时光穿越,一下子回到“第一期”。患者立即返回到四肢颤抖不已,全身僵直无力的状态。生活小事,如进食、喝水、绞毛巾、掀被子等全都做不到了,更别说起床、走路了。

  2010年时,当时全球唯有一家外国公司能生产DBS,推销时他们号称电池可以管用4年,结果3年10个月后,就必须更换电池。第二次,更是只用了3年5个月还不到。怎么办?这时再靠口服药行吗?实际上,我已经把每天的服药次数由3次增加到7次,但有效时间实在太短,效果有限。

  这时,我的大脑虽能思维,却无法指挥身体各部位的活动与配合,刚刚吃过药,但很快药性就过去了,又什么也动不了,意识越清晰,心理越焦虑,内心越苦楚。晚上,厚重的被子压得我大汗淋漓,但我却依然无力掀动被子。床边唤人的警铃就在身边,虽然明白,也想伸手去按铃,可我一点都没法动弹。只能一个固定的僵硬姿势,直挺挺地躺着,睁大双眼,望着窗外,苦盼天亮……

  大约一周后,我又被送进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医院安排我做了生平第3次植入DBS手术,换了另一只国产DBS。于是,我的这场可怕的经历,又一次消失了,从我的“第二期”重新又穿越回“第一期”。生活一下子又变得那么平静了,那些可怕的、受尽磨难的日日夜夜的一切,待到新DBS植入我体内之后,又都悄悄地归于平静。从此,我对于突然失去DBS将造成的严重后果,确信不疑并心有余悸。

  【专家解读】

  关于帕金森病目前主流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彭国平:帕金森病目前主流的治疗方法仍然是药物治疗。当然一些非药物治疗,包括运动疗法、康复疗法、特殊饮食疗法(低脂饮食、生酮饮食等),可以作为辅助。尚有针对患者非运动症状的很多治疗方法。比如睡眠障碍的认知行为疗法、康复疗法。

  其他治疗方法还有核团毁损术,由于并发症多,远期疗效不佳,已较少应用。

  哪些人不宜做DBS手术?

  牛焕江:对左旋多巴无反应或反应不良,继发性帕金森病或帕金森综合征;明显的认知障碍;无法治疗的抑郁症或其他精神病;不愿或无法配合手术及术后随访;整体健康状况不佳;神经外科手术风险大或手术禁忌。

  患者可以自行调整DBS吗,还是每次都需要到医院?

  牛焕江:DBS术后首次开机以及开机后症状波动明显时还是建议到医院由专科医生来进行参数调整,虽然目前也有远程程控,但有一定的局限性,也许5G网络应用后会有所改善,由医生设定范围,病人在家进行调整。


我是一个单身女人,但是我想要一个孩子,想去做试管婴儿,精